搜索:

首页 > 新闻动态 > 金沙澳门游戏是正规的吗

亚洲文明系列之伊朗:看不见的花园 可以感知的天堂

日期:2019-05-21 19:39:25 发布: 浏览:736
更多

今年2月,伊朗景观协会通过ICOMOS CHINA向中国同行发出邀请,希望可以去伊朗参加他们组织的世界遗产波斯花园研学游。最终协会有7名会员得以成行,参加了4月27到5月4日八天五个城市密集的旅程,以下是ICOMOS CHINA对伊朗这一独特遗产的介绍,以及两位幸运的会员亲身体验带来的波斯花园游后感。

Somewhere beyond right and wrong, there is a garden. I will meet you there.” –Rumi

“是非之外,有一座花园。我会在那里和你相遇”-鲁米

细密画中的波斯花园

伊朗高原并不是建造花园的理想场所,甚至可以算条件恶劣:大部分地区位于内陆高原,沙漠和半干旱气候,年平均降雨量仅有30-250毫米。寒冬酷暑,昼夜温差大,更有强风夹杂沙尘席卷整个高原,植被稀少。这让在这里诞生并对世界园林产生深远影响的波斯花园更像一个奇迹。波斯花园是一个完全人造的生态环境,实现它除了需要高超的水利、建筑、土壤改良、植物栽培等工程技术,还需要一个近乎执念的理想:在尘世建造天堂。正如通过古希腊、拉丁语传入欧洲语言的Paradise (天堂) 源自古波斯语的Pardis, 指的即是围墙环绕的花园。

Bagh-e Shahzadeh, Mahan, Kerman province

波斯花园的雏形据传最早出现于公元前4000年左右,同时期的装饰陶器上有波斯花园典型的垂直交叉布局,而今天已知现存最早的波斯花园是始建于公元前529年的阿锲美尼德王朝(Achaemenids)的居鲁士大帝(Cyrus the Great)的花园: 帕萨尔加德(Pasargadae),位于今天伊朗的法尔斯省,是世界遗产九座波斯花园之一。

尽管波斯花园明显受到邻近的美索不达米亚和印度河谷文明的影响,但研究表明居鲁士大帝还是做了野心更大的创新,他开始在花园中使用石材建造几何对称的水渠和水池,水被更精确的设计,以实现一种完美的平衡,也终于完成了波斯花园的原型Chahar Bagh, 直译为四(分)花园,说明了波斯花园的典型布局---用墙形成四边围合空间,主建筑前矩形或方形的水池为中心,以水渠分流四处。四个象限代表着古代波斯人相信的上帝创造的世界包含的四大元素(天、地、水、植物),而水是生命之源。自此,创造人间天堂般的波斯花园的意象形成,并传播至周边的文明,影响了包括塞琉古帝国的希腊花园和亚历山大港的托勒密花园。萨珊王朝时兴盛的琐罗亚兹德教同样强调四元素构成世界(水、火、土、风),而圣经和古兰经中天堂的景象也完全呼应了波斯花园的原型:伊甸园正是被四条交叉的河流滋养,古兰经中天堂被直接描绘为波斯花园的模样。

Chahar Bagh 原型重建 (Mahvash Alemi绘制)

细密画中的波斯花园

细密画中的波斯花园和伊甸园

作为几何园林的原型,波斯花园与欧洲的几何园林却有着本质的不同。后者在更复杂的设计中首要考虑的是人的视角和视线。而前者几乎不是视觉的,或者是上帝视角,自上而下,不讲透视、景深… 众生平等。波斯花园实则是抽象的、概念化的,精神性的,像那些制造树荫的高大树木,指向天空和永恒。上帝是世界的园丁和时间的设计者,波斯花园是这一古老信仰的创造性的体现。

波斯花园作为天堂的象征,也有非常真实的功能性。伊甸园代表的富饶、愉悦和生命力是经过历史证实的。为营建花园,富人会先选择合理的风向和水流方向,选择土地,修建坎儿井、改良土壤、种植植物……在荒芜之地开辟一小片乐土,也将恶劣的环境变得逐渐宜居,继而蔓延,周边出现农田,成为更大的聚居地、村庄和城市诞生和发展的序曲。历史上,伊斯法罕和设拉子都是这种发展模式。因此,波斯花园又是伊朗人对自然资源的完美利用,是这片特殊土地上生长的文明之花。

波斯花园所体现的精神世界并不是孤立的,而是在伊朗艺术中普遍存在,包括文学、绘画、音乐、传统建筑和手工艺品(波斯地毯)。波斯历史上最著名的诗人们都不吝笔墨的描绘过波斯花园,Ferdowsi将整个伊朗比作一个大花园,而萨迪的两本诗集名字分别叫《蔷薇园》和《果园》,细密画和波斯地毯中花园作为人间天堂也是最常见的主题。

萨法维时期地毯中的波斯花园

清真寺建筑中的波斯花园植物装饰

作为园林,波斯花园却和视觉景观几乎毫无关系,空间和时间也不再重要,它更像是用流水、光线、植物和古老的智慧作成的诗,既抽象又鲜活,诉说一片土地真实的梦。每一座波斯花园一定都是完美的,如果你用心感知,它可以轻声吟唱出波斯文明的全部。

以上图片来源:波斯花园世界遗产申报文本

 

知识框:

波斯花园世界遗产:

伊朗有九座波斯花园是世界遗产,帕萨尔加德是现存已知最古老的一个。而伊朗之外,还有五座波斯花园是世界遗产,都大名鼎鼎:印度的泰姬陵和胡马雍陵,巴基斯坦的拉合尔和阿富汗的巴布尔,还有西班牙安达卢西亚阿尔布罕宫的花园。

巴基斯坦拉合尔堡夏利玛尔花园

泰姬陵13世纪蒙古征服者将波斯花园带到了帝国的行省,包括印度

阿尔布罕宫随着古兰经中的天堂描述,波斯花园被摩尔人带到了西班牙南部的安达卢西亚

以上图片来源:网络

 

参考文献:

http://whc.unesco.org/uploads/nominations/1372.pdf 波斯花园伊朗世界遗产申报文本(2011)

 

波斯花园游后感

亦然

这次由伊朗景观协会组织的第四期伊朗景观文化体验团,取名叫“品味天堂——taste the paradise”,用的是英文中的品尝taste一词。一开始我以为可能行程中会有跟美食相关的部分以此作为噱头,然而行程结束回望的时候才发现这一词语所含的深意。主题为景观当然是以世界遗产中的“波斯花园”为行程主题。行程中绝大部分的游览内容都是波斯花园的组成要素。一行有不少是和景观相关的人士,甚至就是景观建筑师;当然也有部分是同去的专业小白。所以从第一个景点开始,关于“波斯花园”究竟是什么,有什么特色,这一系列问题就成了一路的主题。非常幸运的是,我们的向导不但是自身是专业导游,更是专业的景观建筑师。他反复强调,在波斯花园中景观建筑师扮演了一个如何重要的角色,而这一角色,其实一直都被忽略了。然而,当我们提出除了“波斯花园”视觉上的那些明显的特征之外,景观建筑师重要的功能还有什么的时候,我们的向导表示,在设拉子、德黑兰,这些地方还不明显,要到旅途的后半程,我们才能真正体会到“波斯花园”的意义。

对于我来说恍然大悟的一刻出现在亚兹德附近的一处不算最出名的花园,这座花园现在已经成为公园,但周围不是繁华的城市,而是荒芜干枯的乡村,树木稀少空气干燥,连建筑都是不起眼的土色,可是就在坎儿井引来的涓涓水边种植着因水而生的高大梧桐,十字交叉的水系,中间是一滩碧水,虽然只是浅浅的小池,但倒映天光与建筑外绿色的植物,所谓的人造绿洲不过如此,仿佛裁剪出了一片天堂。至于此,我瞬间能够理解几分“波斯花园”对于波斯民族的意义,也明白了主办方提出“品味天堂”这一主题的深刻含义——品味,表明你要身处其中,用各种感官去感受。当然,这种感受在10天半个月仅仅是浅尝辄止,这次的体验也让我更深的体会到所谓真实性在不同文化语境中的含义,也不免想到我们在初到波斯花园时犯的幼稚错误,总是追寻这座花园设计者是谁在什么年代建造,这些都不如这一片梦想的天堂,对于波斯人来得真实。

 

亚兹德附近梅利兹某商人花园

青葵

Paradise这个词,最早源自于阿契美尼亚时代(公元前6世纪到公元前4世纪)的古波斯语paridaida-,意思是被围墙环绕的地方。后来,这个词演变为parádeisos,被古希腊的历史学家们用来描述阿契美尼亚帝国的波斯花园。再后来,它就成了天堂。

尽管本无此意,但波斯花园的确可以说是伊朗中部沙漠里的天堂。从精美的照片和详尽的平面图中,人们看到的波斯花园可能是规整的矩形平面,是清晰有序的轴线,是轴线尽端或者中心精美的建筑。只有在亲身穿行过干燥、炎热、飞扬着风沙的沙漠之后,到达和徜徉在波斯花园之中,才能真正感受到它是对身心不同感官体验的精巧设计。

喷泉与流水被精心地组织,通过坡度和细部的设计形成平静的水面或跳动的水流,带来不同的视觉(倒影)、听觉(流水声)和触觉(如果你把脚伸进水里)感受;园中的树木和其它植物提供了荫凉,也提供庇护感,很多时候还是宜人香味和可口食物的来源;花园的中心建筑,通常是开敞的亭阁,既是花园中的视觉焦点,也提供了休憩观景的场所,而走进里面之前,你永远无法预测里面有一幅怎样的景象,是七彩的玻璃还是眩目的境厅。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一位伊朗的环境设计师认为,他心目中波斯花园的精髓并不是古代哲学思想的演绎,而是一种极致的人地关系的处理——“Making microclimate 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伊朗设拉子Narengestan Garden

Dolat Abad Garden,Azid

相关文章:

世界遗产波斯花园考察招募